网上办公平台|(旧)E办公平台|中科院邮箱| English|中国科学院
STS中心讲座:康奈尔大学教授迈克尔·林奇讲授“何为STS”
    发布时间:2015-09-21

  2015911日下午,来自康奈尔大学STS专业的Michael Lynch教授做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STS中心第一期讲座,为大家讲述STS发展的历史与趋势。林奇教授于1995年获得了默顿奖(Robert K. Merton Professional award),曾任科学的社会研究学会(4S)会长(2006-09),并担任著名的STS期刊《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杂志的主编(2002-2012),在STS领域中享有崇高声望。报告由高璐副研究员主持,所内外共三十余人参加。 

  林奇教授首先探讨了STS的两个含义——科学技术与社会(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与科学技术学(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的区别,他认为两者发展的源头不同,但目前已经没有明显的差异,科学技术学(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将社会作为科学知识的内生组成部分,如SSK与行动者网络,科学技术与社会(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将政治、文化视为科学的语境,更多地考虑科学的社会责任问题。随后,林奇从强纲领开始回顾了STS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总结了若干转向(Turns),并对存在与STS内部的若干争论进行了述评。对于当代STS发展趋势,林奇教授认为“对称性”(symmetry)更多地体现在专家知识与外行知识的政治层面的平衡问题上,对于科学知识本身的研究却较少,与科学哲学与科学史的关系也渐行渐远(与技术史则越来越密切)。目前,STS在全球范围影响不断增大,同时更需要一种规范的、理论的研究纲领。林奇谈到柯林斯与埃文斯提出的专家知识的划界,柯林斯认为STS应该充当一种元专家(meta-expertise)的角色,区分专家类型与伪专家,为解决复杂问题提供方案。林奇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他认为STS轻理论、重案例,应该专注于一种以案例为中心的研究进路,案例将成为规范化理论的基础,林奇强调应该通过描述性的进路达到规范性(A descriptive approach to normativity)。 

  报告结束后,听众就STS的理论发展、影响力、不同地域与STS传统等问题踊跃提问。高璐副研究员认为林奇教授提出的一种STS描述性进路是回归到SSK的有限论(finitism)范畴,同时,她请林奇教授对于康奈尔大学STS中心的科技史与STS结合的研究特色进行了介绍。林奇认为科技史研究使用STS理论与相关概念在国际学术界已经蔚然成风。刘益东研究员关心STS的学科重要性问题,在这次报告开始之前,他提议与会听众思考一个问题:“科技与社会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因为处理不好能够导致毁灭性灾难,乃至毁灭人类,而其他任何关系处理不好都没有如此严重的后果,但是专门研究科技与社会关系的STS为什么至今远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与此相关,他探问林奇: STS发展至今影响最大的贡献是什么,这一贡献对科学技术的发展有何影响? 林奇回答道,STS的最大贡献是使人们开始反思科学的不确定性与社会属性;对于科技本身发展而言,STS最显著的影响产生在欧洲,政府不断地听取STS同行的意见,这些意见影响着对科学的态度与科学政策的制定。报告会在热烈的讨论中圆满结束。 

  自然科学史所STS中心未来还将邀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做客,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继续关注! 

 

 

  STS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