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网站|E办公平台|中科院邮箱| English|中国科学院
2017年9月:《治历缘起》简介
    发布时间:2018-02-09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李亮副研究员校注整理的《治历缘起》一书,作为张柏春、孙显斌主编《中国科技典籍选刊》第三辑之一种,20179月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 

  《治历缘起》为明代礼部和历局为历法改革所上的历年奏疏,崇祯年间改历的各种信息和记录大多被记入其中,包括徐光启、李康先、李天经等人上奏进呈历书、仪器的官文,历局主持推算、观测日月交食和行星的记录,以及延揽人才和历局事务的文书等。《治历缘起》主要有明刊五卷本、明刊十二卷本,以及清刊八卷本等,其中清刊八卷本为常见的通行本,而明刊本则比较稀见。目前已知的明刊本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梵蒂冈图书馆和英国牛津大学有存本。 

  《治历缘起》的明刊本与清刊本不同之处,有以下几方面:一是明刊本各卷页码独立编排,每卷三四十叶不等。而清刊本各卷页码连续编排,共计四百一十四叶。二是清刊本是在明刊本的基础上删减,挖改而成。删去了崇祯十二年之前的奏疏二十七篇,占明刊十二卷本的近三分之一。明刊本中凡涉及皇帝称谓的敬语,如“圣”、“皇上”、“钦”、“谕”等字样,在清刊本中也皆被剜刻,都削板以“〇”代替。清刊本中传教士的称谓也由“陪臣”改为“远臣”。此外,王重民先生在所辑《徐光启集》中也指出,明刊本《治历缘起》关于日食月食的奏疏都有方位图,亦是清刊本所无。相对于明刊本,清刊八卷本的馆藏则较多,具有代表性的有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本、梵蒂冈图书馆藏本、日本国立公文图书馆藏本、故宫博物院藏本和国家图书馆藏本等。这些藏本通常分为八卷,为入清后汤若望删减之作,其中部分藏本出现有装订和分卷错误的现象,并且缺页部分有时还混入一些其他内容。 

  《治历缘起》除了刻本外,还有一些重要的抄本,如朱㿥较订本、韩国首尔大学奎章阁图书馆抄本和《四库全书》本等。其中,朱㿥本为康熙庚戌岁(1670年)校订而成,为十四卷,各卷有独立页码。前十卷内容、次序、分卷与明刊十二卷本相同,最后四卷则全为清刊本内容,以年代排序。该本在日本多家图书馆有馆藏,如天理大学图书馆、日本东京天文台图书馆、岛根大学图书馆。奎章阁本共九卷,是明清两种《治历缘起》的合抄本,卷一至卷六源自清刊本,卷七至卷九则源自明刊本。四库本以清刊八卷本为基础,填补了此前被剜刻的皇帝敬语。不过四库本显然没有校对明刊本,许多被恢复的敬语与明刊本不符,应当是四库馆臣根据文意猜测补充而成。 

  李亮副研究员校注整理《治历缘起》一书,是在搜集十余种国内外藏本的基础上,采用了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明刊十二卷本为底本,校对时参以通行清刊八卷本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由于崇祯十二年五月十六日之后的奏疏未有明刊本留存,整理时采用日本国立公文图书馆清刊本,并补充以韩国首尔大学奎章阁图书馆抄本。《治历缘起》校注本的出版,具有一定的文献和研究价值。该书从不同侧面反映了崇祯朝曲折的改历过程,是研究中国天文学史和中西科技交流史的重要文献。通过对不同版本的梳理,也为我们了解《崇祯历书》和《西洋新法历书》的成书过程及传播使用提供了诸多线索。 

  《中国科技典籍选刊》是由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与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等单位合作筹划的古籍整理项目,丛书主编张柏春、孙显斌作《总序》。《选刊》目前已列入“国家重点出版物中长期规划项目”、“2011—2020年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项目”、“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项目”,并得到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十三五”重点培育方向支持。本系列图书以学术研究为基础,选择存世善本进行高清影印和录文,加以标点、校勘或注释,排版采用图像与录文、校释文字对照的方式,便于阅读与研究。目前已策划并获得国家资助总计518种。已由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8种,包括:第一辑3种:《王祯农书》(孙显斌、攸兴超)、《勿庵历算书目》(高峰)、《考工记图》(陈殿);第二辑4种:《武经总要前集》(郑诚)、《历引三种》(李亮)、《物理小识》(孙显斌)、《算海说详》(高峰);第三辑一种《治历缘起》(李亮)。此外,尚有10种在出版或整理中,包括《天工开物》、《明清稀见兵书四种》、《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广要》、《洗冤集录》、《新仪象法要》、《明大统历法汇编》、《明清之际西法军事技术文献选辑》、《崇祯历书未刊与补遗汇编》、《地纬》和《中西数学图说》等。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科学传播研究中心)